设为首页|帮助中心|添加收藏|English
行业研究免费推送

CMIC微信公众平台
 
中国市场情报中心 > CMIC研究 > 区域经济
CMIC:三大世界级湾区“飞地经济”发展模式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9-06-18 10:19:34   来源:赛迪智库   作者:赛迪智库

  【CMIC讯】读而思:港深创新及科技园位于最能体现两地空间地理交融的落马洲河套地区,由深圳河新旧河道在皇岗口岸(深圳)与落马洲口岸(香港)东侧围合而成,面积0.87平方公里,约为香港科学园的4倍。
  
  近期发布的《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提出要有序发展“飞地经济”。全球来看,纽约湾区、旧金山湾区、东京湾区都利用“飞地经济”实现了快速发展。
  
  世界级湾区发展“飞地经济”的三种模式
  
  纽约湾区“卫星城”模式。纽约湾区以纽约市为中心,在新泽西、康涅狄格、宾夕法尼亚等州建立与纽约配套的“卫星城”。在疏解人口的同时,在“卫星城”飞地形成以制造业、金融配套、商贸服务为主导“一极多点”的分工格局,实现湾区内城市的产业协调,大幅提升纽约湾区全球竞争力。其突出特点表现为:一是加强州、市统筹协调,完善“卫星城”的基础设施。纽约、新泽西和康涅狄格政府部门联合成立了纽约新泽西港务局、纽约区域规划协会等机构,通过立法和交通基金划拨等,协调相关地方政策。丰富完善“卫星城”的公路、学校、商场等公共设施,鼓励人口自发向“卫星城”疏解。二是将制造业岗位向“卫星城”迁移。2008年,纽约—纽瓦克—泽西都市圈的制造业占比为5.61%,而其周边的东斯特劳斯堡城市圈制造业占比高达21.92%,呈现出中心服务、外围制造的格局。三是强化“卫星城”在金融商贸业各环节的分工布局。纽约湾区是世界级金融中心之一,“卫星城”也充分参与了金融商贸产业链建设。比如,康涅狄格州格林威治发挥对冲基金优势,新泽西州发挥生产性服务业优势,为纽约金融业发展提供支撑,完善纽约湾区从金融市场、投融资、证券保险、资产管理,到咨询、评级等辅助行业的全产业链。
  
  旧金山湾区“人才飞地”模式。旧金山湾区以知名高校、科技创新园为载体,吸引全球高层次人才向硅谷集聚,形成“人才飞地”。利用全球尖端科技人才的创新成果,为湾区发展提供持续动力。其突出特点表现为:一是为人才组建创新创业孵化器。斯坦福大学是硅谷最大的“孵化器”,为硅谷提供场地、人才和技术支撑,使硅谷形成了教学—科研—生产一体化的高技术产业区。惠普、苹果、雅虎等高科技公司均由其毕业生创建,其企业产值占硅谷总产值的50%~60%。二是建立人才自由流动的机制。如斯坦福大学改变学校教学和科研人员的管理模式,允许教员和研究人员每周有一天到硅谷公司兼职,甚至允许其有1至2年的时间离职创业。三是营造良好的创新创业环境。一方面,政府加快完善政策法规保障,出台《小企业法》《小企业投资法》《中小企业技术创新法案》等政策,引导扶持人才创办中小型科技企业。另一方面,出台《国内收入法》《经济复兴税法》和《投资收益税降低法案》等一系列鼓励投资的税收优惠政策,加强风险投资对创业者的支持。
  
  东京湾区“海外飞地”模式。东京湾区鼓励企业建设海外“子母工厂”,将企业的生产基地遍布全球,充分利用东京湾区有限的土地空间布局总部和研发中心,强化东京湾区对全球资源和市场的利用水平,大幅提升全球影响力。其突出特点表现为:一是鼓励企业在海外建设“子工厂”。为了降低劳动力、土地等成本,东京湾区鼓励企业将配套加工、组装等生产制造环节转移至发展中国家,进行模块化生产。由于大企业与其配套企业有着稳定的供应关系,在向海外转移过程中,企业会选择“抱团出海”,共同拓宽空间。例如,广汽丰田在广州南沙区建设生产线时,旭硝子等13家丰田汽车一级配套零部件企业也同时在南沙区投产。二是将企业的核心制造环节留在本土,在本国建设“母工厂”。为了保持湾区核心竞争力,政府在资金、制度等方面采取一系列保护措施,引导企业在本国设置“母工厂”。“母工厂”负责精细生产、研发试制和新产品生产,并为“子工厂”提供设备、工艺、员工培训等支援。这样可以防止研发生产的核心技术外流,确保技术领先地位。
  
  粤港澳大湾区发展“飞地经济”的着力点
  
  借鉴三大世界级湾区发展“飞地经济”的经验,粤港澳大湾区在发展“飞地经济”过程中,可注重从以下几个方面着力:
  
  建立产业特别合作区,促进各城市互补共赢。积极创新合作模式,充分发挥香港、澳门、广州、深圳等城市的引领带动作用,在惠州、中山、江门、汕头等地建立若干个特别合作区,加速产业对接。围绕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等主导产业,强化粤港澳三地产业链分工和协作配套,加快先进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的深度融合。构建“共同开发、共同获益”的新型合作机制,采取合资设立投资公司等方式,对合作区开展建设。
  
  开展“一带一路”跨境合作,推动优势产业海外转移。支持大湾区企业加强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国际产能合作,通过跨国兼并收购、共建产业园区、开拓海外生产基地等方式积极“走出去”。支持大湾区不同行业、不同规模的企业“抱团出海”,由具有海外运营经验的龙头企业牵头设立海外生产基地,加强与大湾区内中小企业对接,形成以大带小、产业配套的格局。
  
  优化跨区域合作创新发展模式,完善协同创新网络。依托深圳-香港地区科技集群优势,吸引港澳地区以及海内外顶尖研究机构、高校、跨国公司在粤设立研发中心、实验室等,加快突破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技术、高端装备制造、新材料等新支柱产业的关键核心技术。采取联合研发机制,推动大湾区高校、企业之间的创新合作,构建产学研协同创新体系。打造创新创业培育平台,实现众创、孵化、金融、招商一体化,吸引港澳科技成果转化。
  
  采取更深层次制度和优惠互认,推进人才流、资金流、信息流自由流动。进一步放宽市场准入程序,优化企业投资环境,推动各类生产要素跨区域有序自由流动和优化配置。依托深圳、香港、广州等城市的人才优势,突破人才的户籍、身份、档案、人事关系等限制,探索建立“无证化”制度。在CEPA框架下,增加专业资格互认的领域。探索设立大湾区产业并购基金,依托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设立投资平台,与并购基金联动发展。优化信息流,加强三地之间的网络衔接、建立互联互通的硬件软件,解决信息流动障碍。(本文发表于《中国工业和信息化》杂志2019年5月刊总第12期)

责任编辑:言笑晏晏

 
[打印] [进入博客] [推荐给朋友]
相关报告

返回主页 | 关于我们 | 市场情报 | 新用户注册
联系我们:8610-8855 8955 sale@staff.ccidnet.com
广告发布: 8610-88558925
方案、案例展示: 8610-88558925
Copyright 2000-2011 CCIDnet.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000080号 网站-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