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帮助中心|添加收藏|English
行业研究免费推送

CMIC微信公众平台
 
中国市场情报中心 > 投资咨询 > 投资研究
皮埃罗·斯加鲁菲:人工智能已经诞生60年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7-10-26 11:50:00   来源:大洋网-广州日报   作者:

  人工智能已经诞生60年


  王丹阳



  皮埃罗·斯加鲁菲


  在10月12日广州举行的“小蛮腰科技大会”上,年过六旬的硅谷人工智能研究所创始人皮埃罗·斯加鲁菲(Piero Scaruffi)第一次以工作身份来到广州。


  上一次来广州是在1988年。广州城30年前后的巨大变化,优美的创业宜居环境,让皮埃罗感叹不已。


  作为全球人工智能领域的资深观察者,皮埃罗在硅谷住了30多年,曾在哈佛大学和斯坦福大学的人工智能实验室进行相关研究,被人称为“硅谷精神导师”。在接受广州日报记者专访时,皮埃罗畅谈了他对硅谷精神、人工智能的独特见解,也给硅谷精神之于广州给出建议。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王丹阳


  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高鹤涛


  人物简介


  皮埃罗·斯加鲁菲(Piero Scaruffi),意大利裔硅谷人,硅谷人工智能研究所创始人,畅销书《硅谷百年史》、《人类2.0》作者。斯坦福大学访问学者、哈佛大学、加州伯克利大学客座教授。


  自1983年移居到硅谷,他就从事认知科学、人工智能和计算机技术研发工作,曾经参与了阿帕网络(Arpanet, 互联网的前身)的设计。


  年过六旬的皮埃罗·斯加鲁菲 (Piero Scarruffi) 是小蛮腰科技大会主题演讲嘉宾中,唯一不穿西服的科技大咖。


  他是最懂硅谷的人


  他一头银发,白衬衫,休闲皮鞋,背着IT男标配的黑色双肩书包,随身两部手机,标准的程序员打扮,十分接地气。虽然在硅谷待了30多年,讲英语还有明显的意大利弹舌长音。


  1983年,意大利年轻人皮埃罗在都灵大学数学系毕业后,被一家欧洲公司派往旧金山湾区工作,从事互联网前身和人工智能研究。


  对于这个外派工作,从没去过美国,喜欢欧洲的皮埃罗原先以为只是去度假。他在旧金山湾区落脚的地方叫做帕罗奥多(Palo Alto),当时这个日后作为硅谷的重要城市,远没有现在繁荣。


  5年后,这个学数学,已经开始从事人工智能研究的年轻人,怀着旅游的好奇,跨过太平洋,从旧金山坐飞机到香港,又坐火车来到广州。广州成为了他认识中国的第一站。时隔近30年,当皮埃罗再次来到广州时,他已经是人工智能领域世界著名的资深观察者。


  原本只想在硅谷度假的皮埃罗,却在硅谷度过了整整34年。他被称作“硅谷精神导师”,是全世界最了解硅谷的人之一。皮埃罗的个人新闻网站早在2006年就被《纽约时报》评价为“史上最伟大的网站”。近5年,随着人工智能热和硅谷创业风,皮埃罗频繁到访中国。


  他写作的《硅谷百年历史》,在中国成为了创投领域人人要读的畅销书。因为在硅谷不到一百多年来的创业历史上,已培育了50多位诺贝尔奖获得者和无数依靠知识科技创业的顶级富翁。


  最便宜AI芯片仅35美元


  在人工智能风潮这两年横扫全球后,作为硅谷人工智能研究所创始人的皮埃罗,就常被人提及的问题是“人工智能值得害怕吗”“是泡沫吗?”“未来会是什么样”?


  对于这些问题的答案,皮埃罗在广州小蛮腰科技大会上给出的答案是,人工智能并不是什么魔法,本质就是复杂的数学算法。人工智能并没有人类智能聪明,人类也不用为人工智能感到担忧,因为人工智能就在身边。


  皮埃罗说,目前最便宜的人工智能芯片售价仅35美元,这为具有人工智能的机器人普及做好了准备。从家用扫地机器人到斯坦福大学用的人工智能分类书籍机器人。实际上,人类生活已经被运用人工智能的机器所包围。


  皮埃罗认为,人工智能已经有60年的历史,并不是新技术。如果说目前影响人类生活的发明是智能手机,那么未来将有一个集合了“人工智能+生物技术+大数据+3D打印”的集成产品,而不是人工智能。


  人工智能已诞生60年


  广州日报:不少中国年轻人会追美剧《硅谷》,你怎样看?


  皮埃罗:我知道这部剧,但我不看,周围也没人看,我不确定这部剧讲的是否是硅谷生活。这就像一部讲广州人生活的肥皂剧,可能像我这样的老外会感兴趣,而不是你。


  广州日报:作为《硅谷百年史》的作者,你对硅谷哪些人的故事最感兴趣?


  皮埃罗:让我最感兴趣的不是人,而是技术。不是人工智能,是生物技术。


  广州日报:人工智能正当红,下一个在风口浪尖的技术是什么?


  皮埃罗:人工智能已经很久,60年前,计算机产生那一天,人工智能就诞生(笑)。我真的不知道下一个是什么,或许就是现在所有技术:人工智能、生物技术、纳米技术、VR、3D打印,区块链等的集合体。


  二三十年前,人类有电话、电视、互联网,又有了电池和LED屏,结果出现了改变世界的智能手机。


  未来20年,或许有把现在所有技术集合,类似“智能手机”的集成产品,但巨大挑战的是这些技术现在都出来了。


  广州日报:广州可以从硅谷这里学什么?


  皮埃罗:最近5年,我来过中国很多次,与各地的官员交流过。虽然广州是第一次来,但作为外国人我深刻感受到北京、上海、广州、杭州、深圳、香港,每个城市的文化非常不同。


  正是由于文化不同,中国不能再复制出硅谷,就像不能在上海复制广州一样。硅谷特有的创业文化,而非形式。绝大多数硅谷的东西,在中国都不可复制。中国的文化是特有的,每个城市都不一样,找到自己文化里独特的东西更重要。


  广州日报:硅谷是怎样说服人才来?


  皮埃罗:硅谷集中的都是年轻人喜欢去的公司,比如苹果。苹果不是世界上最大的公司,沃尔玛才是。但沃尔玛给年轻人的印象是工作无聊,没人感兴趣。而苹果从非洲到全世界各地,人人都感兴趣。上世纪80年代,在欧洲IT公司,人人正装打领,按时上班,对着经理毕恭毕敬。而在硅谷,人人T恤短裤,最后判断一个人的成绩只是通过工作。


  随后,纽约学到了硅谷的这种方式,然后是欧洲、中国。我去百度,工作氛围完全是类似硅谷的。我觉得这是广州可以学的,深度学习的研究者大多数都是外国人,怎样去说服这些人不留在硅谷,而来广州,这才是需要思考的问题。


 
[打印] [进入博客] [推荐给朋友]

返回主页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市场情报 | 新用户注册
联系我们:8610-8855 8955 sale@staff.ccidnet.com
广告发布: 8610-88558925
方案、案例展示: 8610-88558925
Copyright 2000-2011 CCIDnet.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000080号 网站-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