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帮助中心|添加收藏|English
行业研究免费推送

CMIC微信公众平台
 
中国市场情报中心 > 首页 > CMIC专家
杨春立:GE事件“警醒”中国工业互联网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8-10-17 09:48:46   来源:赛迪-通信产业网   作者:杨春立

  【CMIC讯】近日,GE出售其数字资产(GEDigital)业务的消息一出,便在国内工业互联网圈子引起热议,因为GEDigital的核心资产是工业互联网平台Predix。业界人士纷纷猜测GE是不是要退出工业互联网舞台?
  
  无稽之谈:GE抛弃工业互联网
  
  其实,GE并未彻底中断工业互联网业务。
  
  7月31日多家媒体报道GE计划出售其工业数字资产,包括工业互联网平台Predix、MES软件Proficy、管理APM软件(ServiceMax和Meridium),这些软件是GE工业互联网体系的核心构成要素。表面看来,GE似乎要中断其数字化业务。工业互联网发展前景一下子变得扑朔迷离。
  
  但是,GE数字化资产也会保留一部分,特别是工业互联网平台的核心和关键要素——将近100万个数字孪生和上百个工业APP,目前尚未列入出售计划。另外,GE将要重点发展的航空、电力和医疗三大业务线仍然是工业互联网应用的重点领域。这表明GE并未彻底放弃工业互联网业务,未来GE将聚焦工业互联网平台的两大关键要素:工业机理模型和工业APP,这两者决定着最终工业互联网生态体系的建设和完备程度。
  
  就在GE宣布出售数字资产(GEDigital)业务的第三天,约翰·弗兰纳就急着发声强调,“我们仍然非常看好工业互联网,并将持续开发拓展相关应用”。
  
  这也印证了GE并非全部放弃工业互联网业务,而是更加聚焦自己擅长的航空、电力和医疗行业,从面向所有行业的通用平台转向行业级工业互联网。GE出售部分数字资产,表面看来有三方面原因:
  
  一是为消减成本。2017年9月份新任CEOFlannery上任伊始,就宣布要大幅度消减管理成本,到2018年将消减20亿美元成本。2011-2017年,GE数字资产业务累计投入接近100亿美元,但2017年其所有数字化业务仅创造了近50亿美元的收入(当然有一些可能是转移支付),高额投入,但回报太低,导致数字资产成为GE消减成本首当其冲的业务。
  
  二是为重塑业务。近一年来,GE公司市值持续下跌,据报道2017年公司股票市值损失680亿美元,股票市值直线下降22%。翻看GE最新的2017财年年报,净亏损高达62.22亿美元,而前一年的数据还是盈利81.76亿美元。2018年6月GE因股价暴跌,被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扫地出门。7月GE年报显示,第二季度利润比第一季度下降了28%。为挽救这一局面,GE不得不转向短期利润增长回报的业务,显然,工业数字资产不符合这一业务方向定位。
  
  三是为优化运营。尽管GE从2011年开始推行数字化业务,2013年推出Predix平台,但运行几年来,一直未找到成功的商业模式。Predix平台一直被GE视作工业领域的“Android系统”,这一战略定位决定了其技术架构是面向所有工业领域的通用平台。
  
  其运营模式参照消费互联网,价值增值倡导遵循梅特卡夫定律,却忽视了“消费者个体需求通常具有较强的相似性,而工业不同行业、不同企业间个体性的差异非常显著”这一特征,导致Predix平台缺少成熟的行业系统解决方案。最终Predix平台被列入数字资产售出名单之中。相较于市值超过1000亿美元的GE而言,部分数字资产交易所得的数量似乎无足轻重,但这一业务却引来全世界对工业互联网发展走向的关注。GE作为一个以利益最大化为目的的上市公司,绝不会轻易放弃拥有世界上最庞大潜在规模的工业领域。
  
  无论是从GE工业互联网全球发展战略中,还是其与亚马逊、微软、苹果、中国电信等企业的合作,大量企业加入其测试床项目,以及其保留近100万个数字孪生和上百个工业APP的意图来看,GE并不想一下子就放弃业已形成的工业互联网引领者的地位,更不想放弃庞大的市场潜在需求。
  
  长远谋划:工业互联网发展不能一蹴而就
  
  GE出售部分数字资产,很多企业对工业互联网未来的发展前景感到茫然,一方面使得那些计划建设或应用工业互联网平台的企业产生顾虑,另一方面使得那些本来就对工业互联网犹豫的企业更加犹豫不前。
  
  还有人对我国正在大力倡导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发展方向产生质疑。这既需要我们理性看待GE的工业互联网发展模式,也需要我们审视我国的工业互联网发展举措。工业互联网是全局性、系统性的变革过程,涉及理念转变、模式转型和路径创新。GE出售部分数字资产,从另外一个侧面也印证了工业互联网需要更多的资金、技术、人才的投入。相较于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建设,其应用推广和生态体系的建设时间更长、更复杂。
  
  《国务院关于深化“互联网+先进制造业”发展工业互联网的指导意见》提出,到本世纪中叶我国工业互联网发展三步走路径,明确指出工业互联网发展不能一蹴而就,需要系统谋划、统筹推进,既要市场主导,也要政府引导。
  
  当前我国工业互联网在网络体系、平台体系、安全体系能力建设上存在不小差距和短板。要弥补这些短板,实现突破,必须加强政府的引导,特别是工业互联网投资周期长、技术门槛高,亟需加大财政资金支持。
  
  为此,2018年工信部、财政部联合开展了“2018年工业互联网创新发展工程”项目申报工作,重点围绕工业互联网网络能力提升、工业互联网平台建设及推广、工业互联网安全保障能力提升三个领域,以财政资金补助方式拟支持93个遴选项目。未来,还要更加强化财政资金的引导作用。
  
  今年年初,在工信部的指导下,赛迪研究院开展了对全国31个省份工业互联网平台的摸底调研,对每个平台的数据采集、IAAS部署、PAAS能力建设、工业APP培育、开发者生态构建、平台应用推广等方面35个细分指标进行评价分析,基本摸清了我国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发展现状和当前短板,找到了发展方向和实现路径,为《工业互联网平台建设及推广指南》、《工业互联网平台评价方法》等文件的制定提供了重要依据。从实践看,工业互联网正成为我国制造业转型升级的重要载体。工业互联网平台一头连着制造,一头连着互联网,是深化制造业与互联网融合发展的焊接点。
  
  未来之路:GE事件给中国工业互联网三种警醒
  
  随着GE出售工业数字资产,对我国工业互联网平台建设和应用有三种警醒作用。
  
  一是要更加注重面向行业的企业级平台建设和应用。工业互联网的核心是工业知识的积累、再造、沉淀、复用。GE工业互联网团队人员大部分来自IT企业,对工业知识缺乏深入了解,无法把更多隐性的工业知识、经验方法显性化、模块化,固化封装为Predix平台的微服务能力。而Predix平台从一开始就致力于打造面向所有工业领域的通用平台,当面对不同行业、不同企业数以千万、甚至亿计的应用场景时,就力不从心了。我国工业互联网平台要在特定行业机理模型和APP上下大力气。
  
  二是建平台和建生态要双轮驱动。工业互联网平台建设和应用是一个反复迭代、动态优化、不断演进的过程,需要通过终端设备的持续接入,工业经验和知识的积累、传播与复用,开发工具的丰富完善,创新应用的逐步推广,才能实现工业互联网平台的体系化、生态化发展。尽管Predix平台上有一些应用和上百个工业App,但面对需求最大、最复杂的工业场景,还是无能为力。我国工业互联网平台企业要注重与设备制造商、系统集成商、网络运营商、平台提供商、第三方开发者、用户企业等众多主体的融通发展,要加快开源社区建设,积极培育工业APP开发者队伍。
  
  三是要积极探索商业模式创新。Predix平台举步维艰,意味着平台要尽快形成可盈利、可推广的商业模式。实际上,GE的数字化业务和Predix平台的发展方向都毋庸置疑。
  
  但几年以来,Predix平台由于缺少成熟的商业模式,导致其客户还是主要来自GE内部,外部客户的缺失不仅影响其生态体系的构建,也进而影响其盈利能力。
  
  纵观我国工业互联网平台企业,航天云网主要以提供服务解决方案的模式盈利,树根互联主要依靠后端服务市场盈利,大多数平台处于投入期,商业模式尚不清晰。希冀这些企业借鉴GE的经验教训,积极探索多种商业模式,形成适合工业APP的盈利模式,调动开发者积极性。

责任编辑:言笑晏晏

 
[打印] [进入博客] [推荐给朋友]

返回主页 | 关于我们 | 市场情报 | 新用户注册
联系我们:8610-8855 8955 sale@staff.ccidnet.com
广告发布: 8610-88558925
方案、案例展示: 8610-88558925
Copyright 2000-2011 CCIDnet.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000080号 网站-3